国际风险快讯第二十三期

以下内容来自市商务局与中国出口信保辽宁分公司联合向出口企业发送风险预警信息第二十三期: 

一、欧洲多家银行重启俄罗斯债券交易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称,欧洲多家银行已经允许客户再次交易俄罗斯债券。瑞银、巴克莱银行和德意志银行都已允许客户出售其持有的俄罗斯债券。此外,欧洲监管机构也放宽了规定,允许投资者处理其俄罗斯资产。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施加严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美国财政部一度限制美国投资者在二级市场购买俄罗斯债券或股票。不过,美国监管机构已在上月为华尔街银行开启3个月的窗口期,给俄债投资者减仓开了绿灯。

二、英国最大港口爆发工人罢工

当地时间8月21日,英国最大集装箱码头费利克斯托港约2000名工人举行罢工。罢工的起因是资方为工人涨薪7%的提议低于该国通胀率,工人对此不满并要求更高的工资涨幅。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费利克斯托港是英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也是欧洲最大的港口之一。有分析称,费利克斯托港的罢工,可能导致超过8亿美元的贸易中断。

三、德国若被俄罗斯切断供应,天然气储备或撑不过3个月

德国联邦网络管理局局长Klaus Müller日前表示,即使德国的天然气储存率能够满足在11月1日前达到95%的目标,但在俄罗斯完全切断天然气供应的情况下,这些天然气储备也只能满足约两个半月的供暖、工业和电力需求。截至本周,德国已提前两周完成了天然气储存率在9月1日前达到75%的阶段性目标。

在俄罗斯大幅削减了“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输气量之后,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正在绞尽脑汁补充其天然气储备以过冬。欧洲目前正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能源危机,并预计将持续至明年。德国政府已敦促减少天然气消费量,并警告可能会施行能源配给。

四、日本连续12个月贸易逆差

日本财务省公布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今年7月日本的贸易逆差为1.4368万亿日元,赤字金额创下自1979年以来的历年同期最高值,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大幅攀升,导致日本出现高赤字,日元贬值又令日本经济雪上加霜,进一步扩大了赤字规模。

据悉,日本已连续12个月出现贸易逆差,如果贸易赤字继续延续下去,企业则会接着抛售日元购入美元等外币,或会继续推动日元贬值。

五、阿塞拜疆:将采取促进外国投资战略

据阿塞拜疆“Report”网报道,阿塞拜疆出口和投资促进局负责人近日表示,阿预计今年将采取促进外国直接投资战略。目前,这一战略正在拟定中,将涵盖大型基础设施、工业园区等领域。农业、能源、物流、运输、工业多元化等是阿关注的重点方向。

六、赫伯罗特全球范围内调整取消费、亏舱费、赔偿费!

日前,赫伯罗特发布了即时报价工具Quick Quotes Spot(QQ Spot)取消费、亏舱费和赔偿费调整通知。通知称,考虑到市场环境的变化,赫伯罗特将对QQ Spot的取消费、亏舱费和赔偿费作出调整。每个集装箱按百分比的形式计算费用,适用于全球。具体费用为:

● 取消费:海运费+燃油附加费的5%

● 亏舱费:海运费+燃油附加费的10%

● 赔偿费:海运费+燃油附加费的5%

赫伯罗特表示,为了维护平衡,以上按百分比计费的金额,将设置下限200美元,上限1200美元。以上费用的汇率,将与QQ Spot货运运费的汇率保持一致。

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生效时间为8月4日;对美国和加拿大的生效时间,为8月8日。

七、这类现汇项目,真的没有风险?

多年来,中国承包商执行了大量境外政府现汇项目,这些项目往往是企业眼中公认的“优质稀缺品”。然而回顾历史,又有大量企业在这看似低风险的业务上栽了跟头——有的企业历经多年追回欠款,有的企业可能仍在和国外政府漫长“拉锯”,有的企业甚至从此退出一国市场……那么,执行政府业主的现汇项目,是否真的没有风险?这个问题值得进行一番探讨。

2021年,中国信保就中非某国水电站项目向某央企支付保险赔款超过5700万美元。该项目是该国重点民生项目,资金来源于中长期出口买方信贷融资。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的冲击,该国长期累积的债务问题与疫情影响交织,导致项目工程款的支付遇到困难,业主出现支付拖欠。在此情况下,该企业在特定合同保险项下向中国信保提出索赔,中国信保进行了相应理赔。

另外,虽依照多边机构内部规定和贷款协议约定,贷款资金须专款专用,但非洲某国曾出现相应援助资金监管不严、被地方政府部门挪用的情形,这也直接导致了承包商无法收到工程款项的问题出现。

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因素增加,东道国政治风险对政府项目执行带来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在战争发生前,利比亚是世界主要产油国和石油输出国之一。2011年2月以来,该国国内政治局势持续动荡,造成我国承包企业在当地的项目停工、人员撤离,损失巨大。据商务部不完全统计,战争前中国在利比亚承接的大型项目共50个,涉及合同金额188亿美元。多数企业投保了工程一切险,但是工程一切险并不保障战争及政治暴乱对企业收款造成的损失。当时仅有几家企业采取投保中国信保的特险作为风险保障措施,相应的损失得到了合理补偿。

基于以上分析,针对境外政府业主现汇项目的风险,

我们建议:

关注政府项目资金来源。如果政府资金来源于财政预算,建议在相应财政部门查询政府预算情况。如果政府资金来源于贷款,建议尽可能了解贷款协议是否已生效、提款前提和违约情形等重要内容。

关注国别政治与经济风险。政治风险方面,应实时关注该国最新政局、地缘周边关系和社会稳定等情况。经济风险方面,重点关注该国财政收入状况、外债新增和偿付情况、当地币贬值情况以及是否外汇管制等宏观经济信息。

采取专门措施防范风险。在企业与境外政府部门签署的商事合同中,谈判和索赔环节往往存在天然的不平等,而在如今“黑天鹅事件”频发的国际大环境中,更需要运用好国家政策性信用保险工具,尽可能全面保障境外项目风险,以便在风险发生时,可以有效保障自身权益,减少风险损失。

小贴士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短期出口信用保险特定合同保险A、B、C款能够保障在承包商按商务合同的约定履行了义务后,由风险发生之日在保险责任期限内的风险,直接引起的承包商的成本损失和/或应收款保障范围内的应收款损失。

本快讯不以商业营利为目的,专用于服务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及对外经贸企业,以便及时了解国际政治经济风险,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来源:外贸处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